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- 生态旅游- 旅游资讯

  • 文章来源:北京市密云区冯家峪政府网
  • 发文日期: 2018-03-21 00:00
  • 查 看:9692
  • 作 者:admin

冯家峪镇民俗村——西白莲峪村

  

  

一:基本情况

西白莲峪村6个村民小组,11个自然村,260户分居两条沟,501口人。总面积11.2平方公里,山场面积15396亩,海拔251米以上,植被覆盖率达98%。年产生负离子4万多吨,年吸收二氧化碳4.7万吨,固碳1.7万吨。经济总收入3376万元(其中旅游收入72万元),人均纯收入15369元。

二:鹿鸣山居

2006年进村,2011年开业,建筑面积3000平米,总投资3000万元,打造高端休闲养生基地。

三:古迹

1、明长城:具有双线长城特点,横跨村城中心,全长3000米,敌楼楼15座,内有水关一座,四眼楼一座,大部分损坏。2013年进行抢险加固,全长1300米,敌楼楼6座,形成由打基础到完成各结构特征是了解敌楼兴建全过程的很好模型。

2、古堡:村内原有古堡2座,烽火台2座,高庄子保城墙保留,在城门出城墙石上刻有泰山石赶当。营子堡无存,烽火台存有基础。

四:景点

1、中央学院老师写生基地,存有个别老师作品,学生写生底稿。

2、垂钓园、采摘园、祖孙树、古槐、冰瀑、福寿山、泥石流变址、禾亭、石埝。

五:传统美食

豆腐、煎饼、饸饹、黏饭

六:西白莲峪村地名的由来

在很早以前,“西白莲峪”村,原名称“溪白莲峪”村。在“西白莲峪”村地名的由来上,在民间还流传着一个人们鲜为人知的传说故事。

相传,在“西白莲峪”村西不远的一个山沟里,有个神奇的水潭,因潭水清澈见底,所以百姓又称他为清水泉。在清水泉旁,住着一户农家,家中为母子二人,老妇名叫温张氏,在家为儿子洗衣做饭,儿子名叫温栓,以打柴卖柴为生,母子俩相依为命,可说小日子还算过得去。俗话说,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上门为温栓提亲的人自然是不少,最后他终与本村一位叫白莲的姑娘订了亲。

有一天,温栓到柴市上卖柴,当卖完柴打完间儿(打间儿旧时叫吃饭)后,他来到商摊上扯了二尺红头绳,作为小礼物准备送给白莲姑娘。可他刚一到村口,之间许多人把村上堵得是水泄不通,一片嘈杂声,经上前一打听,他才得知官府为修长城是来抓农伕的。为了躲避官兵的抓捕,温栓只好暂时离开依依不舍的白莲姑娘。在临走之前,温栓一片深情的把二尺红绳递到了白莲的手上,分手别后便躲进了深山的一个山洞内。

自打温栓出走之后,官府的征伕日益逼紧,最后就连白莲姑娘的老父也被推出家门当了民伕。可万万没想到的是,戍边的首领便对白莲姑娘起了歹心,并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午夜将她给糟蹋了,之后白莲姑娘便含着羞辱的眼泪跳进了清水泉自尽了。恰巧在这天夜里,温栓也做了一个梦,他梦见白莲和自己送给她的那二尺红绳都掉进了清水泉里,接着他不仅梦到白莲死后,清水泉内长出了两朵白莲花,而且还梦见白莲在水底告诉他说::“栓哥!请你从泉里拔出这两朵白莲花:一朵系上红头绳当鞭用,在空中并连抽三下,即可赶石头上山筑城墙,以解父老兄弟的劳役之苦;一朵栽在你家门前,让我陪伴你白头到老。

当清晨温栓从梦中醒来之后,因他放心不下白莲姑娘,于当天下山经打听,获知白莲果真死了。然后他来到清水泉边一看,眼前的一目简直让他惊呆了,只见泉水里果真有两朵白莲花和一根红头绳浮在水面上。因温栓思念白莲姑娘,为此他怀着沉痛的心情,并按照梦中白莲的嘱咐去做,便毅然跳进清水泉内拔出那两棵白莲花捞出红头绳,用一棵白莲花和红头绳做成鞭子,接着就在空中猛抽了三下,之间山下那大大小小的石头就向山上滚去……

为了让民伕减少劳累,温栓便没日没夜的赶石上山,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最后他终因积劳成疾累死在了山上。修长城的民伕为了感激他的功劳,就把他埋在了清水泉边与白莲姑娘做伴。后来,虽说白莲姑娘没有复活,可温栓栽在他家门前的那棵白莲花却长的很旺盛。传说这是他(她)们生前未能成亲偕老,而在双双死后成亲偕老的象征。

因白莲姑娘殉难于清水泉内,再因清水泉和温栓家同坐落在村西,后人为感谢温栓和白莲姑娘的恩德,所以就把村民“溪白莲峪”改称叫“西白莲峪”,村名并由此延续至今。

七:西白莲峪村红色历史(张福民口述 杜长发整理)

西白莲峪村位于密云县西北部重要隘口冯家峪的北边,为东西走向、纵深十几里的大川,山高林密,沟壑纵横,一道山溪四季长流。二十几户农家零星散落于溪边山下。在抗日战争期间,这里曾是我县的一块重要的抗日根据地。我亲临目睹了发生在这里的一幕幕英勇抗日的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,虽然过去了半个多世纪,回忆起来还历历如在眼前,今记录下来,以缅怀先烈、警示后人。

保护伤病员

1940年5月,晋察冀军区步兵第十团团长白乙化率领一支队伍,辗转进了白莲峪。我当时已是二十多岁的青年,已经深知日本侵略者给中国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,对其怀有刻骨仇恨。知道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是抗日救国的,因此,白乙化的部队进村后,我积极帮助他们安排食宿。主动向他们提供白马关、司营子日寇据点的情报。部队休整后,准备夜袭司营子敌人据点,我受部队委托找了一个可靠的群众李凤山作向导,带部队去梁北的大窝铺,那里距司营子很近了。后来听说这次夜袭没有取得胜利。

十团卫生队的贾振远、尹柏全来到我村的罗道沟,将我找去秘密商议安置卫生队来我村的事情。当时,我村南边至冯家峪,北边至下营,南北二十多里地范围内全部是深山老峪,敌人不易发现。我村因为沟深林密,人烟稀少,老百姓东躲西藏,跟敌人捉迷藏,这使卫生队安营扎寨有了群众基础。我和卫生队的二个同志商议好,卫生队暂时就安排在双窝铺,那里当时只有三户农民,其中一户只有种地时才有人住。这样适合隐蔽伤病员。确定之后,我们对村里农民进行保密教育,得到全村人的支持。

1940年6月,我们接待第一批伤员,十来个卫生队员搀扶十来个伤病员,由西口外方向转移过来。我们马上把伤病员安置到老百姓家里。双窝铺郑景平的正房五间中有两间一明,腾出来给卫生队用,他家的两间厢房也腾出来,住进伤员。卫生队长郭廷章学过医,会作手术,重伤员由他动手治疗。轻伤员分到各家,老百姓烧炕烧水,洗衣做饭,接屎接尿,象侍候亲人一样侍候伤病员。

当时,卫生队最大的困难是缺乏药品,由于日本鬼子对抗日根据地严密封锁,公开运输药品绝对办不到。要买药只能进敌人老巢密云县城,买药也是十分危险的,鬼子随时盘查,老百姓买红伤药被鬼子发现就被视为八路军而杀死。即使买到了药,从密云县城运到西白莲峪也是十分困难、十分危险的。

1941年2月,在抗日区政府于海龙的主持下,我被选为村救国会主任。同时选出郭秀严为村长,王成振、李国民为正、副中队长,郝凤柱为指导员。有了组织机构,支援卫生队更得力了,组织老百姓站岗放哨、送信带路。我想法与山外各方面的人取得联系,认识了一个做小买卖的人,他叫杜生,是密云县城北边二甲峪人,他进山采购杏仁、杏干、栗子等山货,贩卖到敌占区。此人身材高大、性格豪爽,爱交朋友,我把他引荐给卫生队的郭队长。郭队长经过聊天考查,认为此人可靠,就委托他帮助卫生队采购药品。杜生明知这是有生命危险的事,但他爽快应承了。后来他几次从密云县城买到药品,爬山越岭地冒着生命危险将药品送到我村卫生队的驻地,对卫生队做了很大贡献,他和郭队长我们成了好朋友。不幸的是,第二年他就被一个抗日区政府的叛徒张某出卖,被日本鬼子逮捕,押到东北鞍山煤矿做劳工,再没回来。他为抗日贡献了自己的生命,却没有几个人知道,那时他才三十多岁。家里留下八十多岁的父亲、妻子、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,生活陷入极度贫困。